□記者魏浩文 洪波攝影
  閱讀提示|
  昨日,快的打車和嘀嘀打車同時宣佈於今日起停止乘客端的打車現金補貼,歷時5個月的打車軟件競爭偃旗息鼓。從2012年年底鄭州18名的哥自發舉行“手機打車”啟動儀式至今,一年半的時間內,鄭州幾乎所有的哥的姐和百萬乘客都下載使用了打車軟件。
  據悉,此次兩家企業只是停止了乘客端的打車現金補貼,司機端的補貼繼續保留。未來將繼續投入大量資源,讓更多人享受到技術帶來的便利。兩家還表示,對乘客的實惠不會就此終止,後續還會有各種形式的優惠活動。
  快的、嘀嘀同時取消對乘客的現金補貼但掃碼支付仍能減5元
  昨日下午4時許,快的和嘀嘀各自在官方微博上宣佈,從17日凌晨開始,停止對乘客的現金補貼。
  嘀嘀稱,在暫停乘客端的現金獎勵後,會以更多更豐富的非現金方式繼續獎勵乘客。快的也表示,會投入更多資源,為乘客帶來技術便利,後續還將“不定期推出各種形式的優惠活動”。
  在具體實施中,快的APP內支付的乘客補貼取消,但司機的補貼不變。同時,掃碼支付的補貼保持不變,乘客立減5元,司機獎勵5元。
  前日,由中國IT研究中心發佈的統計數據顯示,今年一季度,國內打車軟件市場中,快的和嘀嘀的市場份額之和達到97.4%,用戶覆蓋率均超過50%。
  鄭州已接觸打車軟件一年半補貼大戰中用戶暴增
  2012年12月14日,鄭州市18名的哥自發舉行“手機打車”啟動儀式,開始在同行和乘客中推廣既可以手機叫車,又可以手機付款的打車軟件。
  大河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,截至去年6月,鄭州已有5000名的哥和逾萬名乘客下載並使用了打車軟件。當時,打車軟件尚無現金補貼,且因為“加價召車”涉嫌違法營運;司機開車用手機,危及乘客安全;監管失控,讓“黑車”有機可乘等問題,被國內各個城市叫停。
  但今年春節前,嘀嘀和快的對乘客進行現金補貼後,司機和乘客的用戶量暴增。目前,鄭州市幾乎所有的哥的姐,以及百萬乘客都下載使用了打車軟件。兩大打車軟件的競爭一度白熱化。最終,現金補貼大戰取得了明顯成效。
  補貼大戰後司機乘客積極性都降低部分“剛需”乘客會保留軟件
  打車補貼取消後,乘客還會繼續使用手機打車軟件嗎?昨晚,在大河報客戶端對此展開的專項調查中,約八成用戶選擇“不會”。
  網友“puckyq”說:“肯定不用了。高峰期用不用都打不到,非高峰期招手即走。”網友“我是阿外”說:“不補就不用了。”
  “原來手機不停地響,現在半天也難聽到一聲(軟件叫車)”。昨日下午,剛交班休息的出租車司機王師傅說,為了賺更多打車補貼,他曾購買了兩部功能“強大”的智能手機,最多時每天額外收入120元。自前段時間乘客補貼降至3元後,使用手機軟件叫車的乘客就“降了下來”,“現在一天最多接5個,有的司機直接就不用(軟件)了。”原來,打車軟件對司機的補貼也降至每單3元,且每天最多補貼10單。
  不過,也有市民稱,暫時不用了,但還沒卸掉軟件,因為真正有需要的時候,“說不定還能用上”。
  家住鄭東新區某偏僻小區的朱女士說,門口出租車不多,所以她還經常用打車軟件。“這類乘客是打車軟件的剛需用戶。”幾乎天天打車出行的劉先生說,像他一樣沒有汽車,又要在市區來回跑的人,“打車軟件還是很好用的,有時甚至還得加價叫車”。
  打車軟件市場“雙巨頭”格局已定未來比拼用戶服務、關聯應用
  前述調查報告還顯示,快的的市場份額為57.6%,嘀嘀的市場份額為39.8%,而位居第三的大黃蜂其市場份額僅1.9%,目前已被快的收購。由此來看,國內打車軟件市場的兩極格局已基本穩定。
  業內人士稱,在經歷了兩輪數億元的燒錢大戰後,快的和嘀嘀都沒有找到更具黏性、更有特殊性的商業模式,從而導致用戶忠誠度較差,依然只看補貼選擇。今後,打車軟件由主流城市向全國範圍擴散,將是一個重要發展趨勢。對於一些三四線城市來說,消費者打車需求有限,若無高額補貼,恐怕較難撬開市場。
  “不過,他們為微信和支付寶帶來大量綁卡用戶,這是最大的收穫。”業內人士說,短期看來,快的和嘀嘀無論從背後“金主”以及自身實力來看,都很難將彼此遠遠甩開。在現金補貼降溫後,雙方將進入用戶服務、關聯應用等方面的比拼階段。  (原標題:快的、嘀嘀今日起不再對乘客補貼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fx29fxhw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